雪莲花代孕网
  • “懒爸爸”的启示
  • “国学热”下的中国儿童“读经运动”
  • 帮助孩子长个 家长该不孕妈妈群怎么做
  • 新妈妈如何拥治不孕鹿茸有完美小腹
未婚人流,一个西苑男科不孕残酷的问题
来源:http://www.xlhlm.cn  日期:2019-05-20

  

  

  

  这两天,“90后”的创业者严正生第一次领教了舆论的力量。这位梦想成为纯粹互联网人的北航毕业生,和一个9男3女、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做出了一个名叫“安流宝”的项目。项目一出,遭遇非议;非议之大,始料不及。那么,这款致力于为女大学生人流做分期、于2015年7月11日正式公布的创业项目,为何成为一群“90后”的创业想法?

  壹}一次人流经历的刺激

  7月13日,一篇名为《我为什么创业做女大学生人流分期?》的文章,出现在微信公众号“如多分期爱美丽”上。也因为这篇阅读量迅速上升的文章,让严正生坐在了记者面前。

  “你看到的这篇文章,从1000多到现在17000多的阅读量,它还在一个很有限的范围里传播,还存在于话题圈和年代圈里,传播很有限,只是处于热度的前期。”身穿白色上衣的严正生,严谨而小心地描述着,透明边框眼镜后的那双眼睛,警惕而热情,一如他的年龄,一如他的创业。

  无论怎样,“人流”在当前现实中,是一个较为残酷的问题。2014年,有媒体曾公开报道称,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其中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民营医院所做人流的数字,而堕胎者超半数是未婚青少年。曾有统计,在深圳,未婚人工流产占人工流产的31.4%;在杭州,近五年,在校生要求免费援助做人流手术的,以每年24%的速度在上升。报告显示,仅有4.4%的未婚青少年具有正确的生殖健康知识。有性行为的未婚青少年中,超过半数者在首次性行为时,未使用任何避孕方法。

  现代人有初次性经验的年纪越来越小。据台湾《联合晚报》7月16日报道,一项调查发现,台湾近两成高中、高职女生有过性经验。一位妇科医生更收治过12岁的怀孕小女生,同班的小学五年级“小爸爸”得知情况当场吓哭了。

  这些案例与数据其实说出两个残酷的事实:其一是人流量大;其二是性知识相对匮乏。

  “这也是我选择做安流宝的原因。”严正生说。

  这位两年前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四川小子,自称曾有过惨痛经历。那是2013年他读大四的时候,前女友怀孕了。“我压根没料到她会怀孕,也从没意识到偶尔带有侥幸心理不戴套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她比我小,当然更没有避孕的概念。”

  “不幸中招。我们很着急,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还是她脑子清醒,告诉我绝对不能要!我们于是上网找资料,查医院,看距离,挑时间(还在上课啊)……”

  在找到一家民营医院后,严正生和女友借了几千块钱就匆匆忙忙赶过去了。在咨询处,护士说2000多元就能搞定,但最终因为所谓“炎症比较严重”,严正升为这次“意外”总共花去10380元。

  “我没料到会这么多,害我把手机通讯录上除老师、家长外所有朋友都借了个遍,打电话打到没朋友,还刷了一部分信用卡。坦率地说,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面临人生危机。我不敢和父母说,更不敢和老师同学倾诉,朋友也一个没告诉,孤独面对,独自解决。整个10000多元的债务,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还清。很累,心累。”

  这个经历在严正生的大脑中激发了一系列的链式反应。“曾经,我和女友深受人流之害。这个不幸,不仅源于性安全意识的薄弱、性心理的不成熟,也源于在实际问题发生后,作为没有多大承受能力的大学生,面临着金钱压力、焦虑压力、隐私压力以及舆论恐惧等多重考验。虽然比较幸运的是我和她都很快从这件事获得了教训,但从社会层面上说,同样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如何在意外怀孕发生时最大程度地帮助大学生渡过难关、重塑心理?这个,恰恰没人来做。”

  贰}数据,令人震惊

  其实,关于中国大学生性行为和避孕节育状况的研究有不少。记者随意搜索,近10年,医学类杂志上就有数十篇相关论文。比较有代表性的是2009年10月发表在《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第38卷第5期上的《中国未婚大学生性行为和避孕节育现状与需求现状调查》。

  这篇论文是基于2007年9月15日至2008年1月15日在全国7个城市49所高校80000名在校、未婚的各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中进行的调查而撰写的。该调查项目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支持。

  从论文中呈现的调查数据,记者看到高校学生“性及避孕节育”相关行为情况是:44.9%的大学生有过“自慰”行为,14.4%有过“性交”行为。在有性交行为的同学中,47.0%在首次性交行为中采取避孕措施,经常采取的避孕措施分别是:避孕套(54.0%),口服避孕药(29.6%),体外射精(26.7%),安全期避孕(22.4%),外用避孕药(11.4%),冲洗阴道法(8.3%),紧急避孕(8.7%)。

  在性交行为中每次都采取避孕措施的只有28.7%,而未采取避孕措施的原因主要是,性行为没有计划,未备避孕药具(34.6%),觉得偶尔性行为不会怀孕(27.8%),觉得使用麻烦,影响情趣(26.6%),对方不同意使用(16.5%),担心副反应(15.2%),避孕药具太贵(13.8%),不方便购买避孕药具(12.6%),不知道如何使用避孕药具(6.1%)。

  因性交而导致意外妊娠的达25.2%,其中,78.7%采取流产的方式中止意外妊娠。

  同样一份历时两年,针对北京、长春、成都、南京、南宁、武汉、重庆等7个城市、8万余高校学生(包括在校本科生、硕士及博士研究生)的调查,也出现了同样惊人的数据。

  这份由武汉同济医学院计划生育研究所所长、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院长熊承良牵头、2010年3月正式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60%左右的学生持性解放的观念,70%以上学生对婚前性行为及未婚同居等行为持宽容态度。14.4%的未婚高校学生承认有过性行为,而在首次性行为中采取避孕措施的为47%,在性行为中每次都采取避孕措施的只有28.7%。有过性行为的学生中,有25%以上的学生都经历过意外妊娠。

  《现代预防医学杂志》2011年第38卷第5期的文章《1205名女大学生性行为及妇科炎症现况调查》告诉我们:被调查的女生有20人经历过流产,17人流产过1次,其中14人采取人工流产,3人采取药物流产;3人流产过2次,其中2人采取2次人工流产,1人采取1次人流,1次药流。

  2015年5月,著名校园公众号“没空”曾做过一次大学生性行为调查,根据调查做的《大学生行为调查报告》中,指出的几点引人关注:一,接受大学期间发生性行为的总体比例达73.4%;二,有过性行为的男生近60%,女生30%,21岁是大学女生第一次性行为的最高峰;三,大学女生人流发生概率在2%左右,约占实际医院接诊人流比率的12%。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每次长假期前和过后的15天至1个月的时间,都是学生做人流的高峰期。这种高峰期一年有4个,分别是春节、五一、十一和暑假。

  叁}一个“90后”女生的人流故事

  在天涯社区上,有一位注册名为“90后失足女青年”的网友,写下了自己于2014年做人工流产的整个过程。这个人流故事的帖子被点击了3万多次。

  这是我第一次写帖,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写,卤煮性别女,年龄21岁未满,大二在读生。与现任于去年4月份谈恋爱至今,恋爱半年后,将第一次自愿给他,今年3月中旬发现意外怀孕,时至今日宝宝已经有8周大。发现后这短短一个月,我内心可谓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想给未婚女士特别是女学生提个醒,发现怀孕却不得不做人流对女性来说是一个极其痛苦与漫长的过程,望大家好自珍重。

  今天是我怀孕第59天,由于课程原因,准备去做人流的时间一拖再拖……本来以为可以早死早超生,帮卤煮完结掉这样痛苦不堪的身体,万万没想到,在卤煮经历了一个多月的精神折磨后,真正的身体与心理双重打压才刚刚开始。虽然我是一“90后”,并且已经不再是处女,但卤煮自认还是十分保守的,在这个男友之前虽然谈过两三个男朋友,但都绝对保持了我们之间的纯洁性,将第一次托付给现任,也是基于极度信任和两情相悦的基础,可是由于我们双方的放纵与无知,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我已深刻反省。

  在去医院之前,我全依赖百度百科了解流程。其实我也无数次想过把这一切告诉家人,让他们陪着我一起渡过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难关。可是,中国的根深蒂固的家庭观念让我不敢,也万万不能,与他们讲出哪怕只言片语。

  谁知道真正去了医院之后,挂了号之后,见过医生之后,做了检查之后,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才真正土崩瓦解。首先,在医生咨询了我的状况之后,让我去科室后面的小隔间做白带检查,当时可把我给愣了,在尴尬中脱掉了一只腿的裤子,包括底裤,于是,我的私处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即将到来的医生一览无余。同样让我尴尬的是,我本以为取白带就是躺在消毒纸上让私处与消毒纸接触获取,谁知没一会儿医生来了,她让我往下躺一点,然后拿出了一个一次性塑料工具,说时迟那时快,往我私处插去……顿时羞愧、尴尬与疼痛……

  在做完白带常规、血常规、心电图后,接着就是腔内超声。之前我一直以为是做个B超什么的,顶多是在腹部周围涂些超声剂拿仪器在身上倒饬倒饬就完事了。可我忽略了:腔内超声!躺上病床后,医生让我双腿弓着,拿着一块遮羞布放在我的膝盖上,就像在电视里常看的古代生小孩的那种场景一样。我脑海中还没来得及脑补各种画面,冰冷生硬的仪器已在我阴道内各种扩张,撕扯……我知道这都是我自己酿下的苦果,我必须得承受!我承受了,可是好疼。

  “毛毛已经有点大了,两个多月了。”医生不经意的一两句话,戳得我心窝子一阵一阵疼,我当时想到的不再只是我自己,没有自私地再去想做手术对我身体心理以及未来所造成的各种可预知不可预知的后果。这么长时间了,我真真正正第一次可怜起这个小生命来,我意识到,ta不再只是一个胎囊,不是一个累赘,ta是基于ta自己的意义存在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人又有权利操纵一条生命的去留呢?我将终生背上包袱,心灵被枷锁包裹。

  医生给我开了三盒药……整个用药过程就是伴随着我的抽泣与绝望进行的,我一边哭一边推药,实在是难受极了。就连拿着东西放进私处都让我觉得如此难接受,做人流的过程我更不敢想象,那是拿着多么冰冷的器具在我里面刮来刮去,直到宝宝死去。

  由于放纵和无知,我在20岁时经历了我25岁之后才会经历或者永远都不会经历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是在提前消费生命,那种无望,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拥有的,并且以后都不想再有。

  肆}如何看待“安流宝”这类金融产品?

  安流宝,作为国内第一款针对意外怀孕女大学生人流的分期金融产品,从它刚一出世就注定饱受争议。对于严正生和创业团队来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汹汹的舆情抨击给镇住了。

  郑子殷,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委员、全国婴儿安全岛第一刑案辩护人,在广州多起性侵幼童案中担任被害未成年人维权律师。他告诉记者,从法律角度来看,我国法律没有禁止人流堕胎行为。根据“如多分期爱美丽”平台的消息显示,“安流宝”产品是广州咪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广州仁爱医院集团合作的项目,由咪哑公司收取人流产品款,仁爱医院提供人流服务。只要他们没有超越法律的规限和经营范围,就是有效的。

  从项目可行性看,首先,这个项目不直接影响大学生意外怀孕的人数,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如果没有这个项目,会减少意外怀孕后对人流的需求吗?显然不会;其次,有了这个项目,是否会增加怀孕的人数,没有更深入的调查数据支撑这一猜想,我倾向于认为现代女性会以自己身体健康为重,不会因为有分期付款的人流项目而随便损害自己的身体。再次,有了这个项目,避免了意外怀孕的大学生因经济负担不起去黑诊所,降低手术风险,这是最明显的正功能。看这个项目存在的合理性,我认为应以保护女性身体健康为最基本视角,存在即合理。市场会给出答案,只要在合法的框架内进行,不应被封杀,应当全面看待问题。

  目前,未婚大学生怀孕自愿选择终止妊娠,尚未纳入社会保障政策,对经济困难的怀孕大学生,也无相关救助政策。从妇女权益保护角度,这个项目正好填补这块空白,只要在合法框架内,法无禁止即可为,先行先试的探索是值得肯定的。

  伍}高校性教育与社会心理辅导的缺失

  “另外,防患于未然至关重要。仅仅提供事后救援途径和手段是远远不够的。事实上,我国性教育远远落后于国际水平,大学生的性自主权以及性安全意识薄弱,是造成人流高发的主要原因。救济手段可以创新,但是性教育是必须加强的。事前的预防一定比事后救济更有效。”郑子殷强调。

  他认为,目前,在救济手段上国内缺乏关爱人流妇女的社会服务(如香港家计会等机构),无法在心理、医疗等方面提供综合保护,极有可能导致当事人身体受损,甚至有生命危险。也有的未成年女生因顾及颜面杀害亲生孩子,从而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因此,对巨大的未成年人怀孕以及人流群体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服务需求,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未婚人流,一个西苑男科不孕残酷的问题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中国老一辈国家领导人就开始关注和重视青年学生的生殖健康与避孕节育,并主持开设避孕节育课程。然而,50多年过去了,我国高校并没有开设这门课程,大学生缺乏获取相关知识的渠道。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网络资讯的发达,青年人对婚姻、性和生育的观念发生了显著变化,尤其是婚前性行为。”原广东工业大学法律系主任王晓先说。虽然王晓先的教学领域是法律,但在学生眼中,这位被称为“先姐”的女主任,更多地担当起了“情感和心理咨询师”的角色。

  “我写过一本书,《女儿一生好走》,早就脱销,但在广工大的学生中却颇有知晓度。书里故事就是依据我在广工做辅导员时,积累下来的案例而出的。和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八年代不同的是,‘90后’的大学生更关注自己的感受,不太顾及后果。他们对未婚先孕的事,显得开放、宽容,女孩并不在意被男友抛弃,她们说只要我们在一起时真心付出就好。可是,据我观察,怀孕前和人流后,男孩和女孩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如果人流后被抛弃,女孩子获得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伤痛,更是心灵的伤痛。”

  王晓先教授一直坚持一个观念:教育好一个女人,就教育好一个家庭;教育好所有的女人,就教育好全社会。“安流宝”这类项目如何才能真正起到保护教育好女大学生的作用?“有人流广告说:放弃,就这么简单。这是很不好的引导。这种误导会让孩子们觉得放弃腹中生命,没有代价。这才是很大的危险。要有警示!要有对生命的敬畏,对道德的敬畏,女大学生们才会懂得珍惜自己,远离伤害。我认为,这个产品广告要像香烟广告一样,告诉女孩子们:人流是有风险的!”

  链接

  高校性教育

  2003年11月召开的全国大学生性健康教育交流研讨会上,北京性健康教育研究会会长高德伟教授曾介绍,我国高校中目前尚没有统一的性教育教材,据估计全国仅有不到一成的高校开设有性教育的选修课。

  目前中国总体来说开展性教育的高校比较少,开展性教育比较好的集中在浙江、江苏、四川、北京、广东、上海等地。因为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性教育的门派很多,一般来说,著名性学家和性教育学家所在的高校都有相应的性教育课程,课程主要涉及性生理解剖、两性交往、性别角色和社会文化、性价值观探讨、避孕与防艾、婚恋情感、个人生活技能等。

  社会辅导项目

  由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华医学会计划生育学分会等多家单位共同发起的“关爱至伊·流产后关爱公益项目(PAC)”,在全国486家医院设立了规范的PAC关爱门诊,109家医疗机构成为“PAC优质服务医院”。这些机构帮助育龄女性落实高效避孕措施,将预防妊娠风险的关口前移,远离人工流产的伤害。

  2014年8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伊爱基金正式启动了“PAC公益项目官方微信平台”,每月定期向流产女性患者和PAC服务人员发布科学避孕知识和项目进展资讯。

  医学界说法

  广东省疾控中心2013年的调查数据显示,100个大学男生中约有3人曾使他人怀孕,而1%的女大学生曾怀孕。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牛建民说,性安全教育的缺失是导致人流增多的重要原因,特别是一些“无痛人流”的商业广告,对年轻女性有很大的误导作用。一些无牌无照的诊所宣称可以“无痛人流”,而“药流”使用泛滥,给很多非专业人员提供了方便,在一些诊所,甚至连内科、外科医生都可以为女性做人流。随意堕胎使女性进入生育年龄后面临更多问题,最严重的后果是导致不孕症。相关数据表明,两次以上的人流,女性妊娠几率将下降30%-40%。

  羊城晚报记者 刘云